升学资讯政策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升学资讯>2020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反思:好文从何而来?-致学教育

2020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反思:好文从何而来?-致学教育

2020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反思:好文从何而来?

 

近日,浙江高考满分作文《生活在树上》引起了争议。顺着这个话题展开的不仅仅是“好文”的标准问题,还涉及到阅卷评分的客观性、高考制度的弊病、以及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教育体制等问题。

6503a19c-7c5c-4510-b732-6824681c0587.png

当然,高考满分作文可能很难没有争议地都说好,但这篇的风格的确非常特别。大部分评论都讥讽其矫揉造作、辞藻华丽、喜用生僻字、爱掉书袋的奇崛文风,甚或讥讽为“英式中文” “既不好好说话,也不好好说理”当然也不乏像马伯庸这样,认为“这不是一篇好文章,却是一篇好作文”,毕竟在那么短的考试时间内、在800字篇幅里写出让考官满意的作文很难。

 

虽然他们的观点看起来针锋相对,但其实都不认为这是一篇好文章,只不过有些人主张应以学术论文说理的方式及早训练思维,有些人则强调中学和大学不同,应试写作与学术写作不同——但即便如此,如果应试写作惯了,到时也会很难掰过来。

 

在此,这篇高考满分作文其实被视为应试教育的怪胎,是极限时间、特殊标准和考官意志催生了它

 

确实,这种文风也许不是一般中学语文训练出来的,倒不如说是当下社会上盛行的语言审美的杂烩。一些半文不白、辞藻华丽但却读不通顺的词句,在广告、歌词等领域大行其道,还常在网上被赞许为“唯美”“复古”,这正是因为当下已与传统断裂,而尚未将新旧文化熔为一炉的表征。这篇高考满分作文的作者看似少年老成、也读了不少书,但在风格上其实是对这类写法的效仿。

 

然而,即便这不是语文老师教出来的,但语文老师判定它满分,这多少还是能说明一些问题的。如果这不是高考作文,那或许有争议也不是坏事,甚至难说也因其风格而自有其拥趸(一如《银翼杀手》中晦涩华丽的台词)但现在就涉及到一个问题:高考作文的好坏究竟以何为标准?

 

这里的关键在于:高考作文和一般的文章不同,它是一种标准化考试,“好作文”不一定是“好文章”。正如历代的八股文,即便是状元所作,流传至今的也寥寥无几,因为那不见得是好文章,但根据八股文的规范,它却可能让人高中状元。明清时归庄、戴震即便名满天下,却都屡试不中,这不是因为他们不会写文章,只是在科举的规则下无法胜出。简单地说,它比的是“规定动作”,而非“自选动作”,是在标准化的基础上,有限的创新。在这样的标准化考试中,其实严禁自由发挥,而必强调不能“偏题”——如果任凭各人自由发挥,那就无法按单一标准来衡量判定作文的好坏了。最终,这实际上意味着考生要去揣摩出题人的思路,而恰恰是那些思维创新的人更倾向于不循常规,容易出现“偏题”。

 

在致学教育毕业班的老师看来,它显然不至于值满分,但作为考场上的应试之作,也远不像一些人说的那么一无是处,它之所以惹争议,是因为恰好触动了人们长久以来对教育弊病、考试客观评分标准等一系列问题的反思——简言之,它得满分公平吗?让这样的作文得满分,是否会释放错误的信号,让我们本已问题丛生的语文教育更积重难返?

 

解决这些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,事实上,原因很简单:如果要顾及中国人高度关注的“公平”,那么就势必意味着高度标准化的考试,这样才能基于同一标准来量才录用;但越是如此,就难以容许参差多态的美存在。

 

不同文体、风格的判定标准可以迥然不同,在议论文看来以清通简要的有力表达为上,但诗歌却可能却偏偏重视繁复、隐晦、象征。如果仅用一种标准、一种风格来统一衡量,那么差异就成了低劣、错误和肤浅。只有能按多元标准来差异化地对待,才能不至埋没人才,但这却又可能被用于权力寻租,被视为不公平。

 

这实际上是中国教育中的老问题,之所以在作文中特别明显而难办,就因为作文恰是最难被标准化的领域——与此同时,阅卷老师判断的主观性也最难受到约束,甚至竟可以违背自己定下的判断标准。

 

高考作文本就是考生施展才华,直抒胸臆的平台。对于有能力、敢创新的考生,他们有权选择不拘一格的表达方式《生活在树上》这篇作文,并不值得大家去效仿。

 


小学测评
初中测评
高中测评